350vip葡亰集团,www.350vip.com

我和我的祖国——记母亲的春夏秋冬

作者:莱商银行 雷晓晓

作为一名八零后末的我,从农村走向城市,也算是经历了一段艰苦的岁月,见证了父辈的艰辛。回顾人生的过往,那段日子像淡淡的明前茶,茶香四溢,沁人心脾,苦涩甘甜。

我上面有两个姐姐,老一辈的重男轻女思想还是有的,全家人都把我这个儿子当个宝贝看待。那时候家里穷,基本收入来源就是家里的几亩地和父亲打零工挣的微薄收入,基本就是“靠天吃饭”。而小时候我家贫穷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姐弟三个同时上学,那时候学费一年好几百块钱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母亲虽然没上过学,但是思想比较开明,她始终相信读书是改变我们三个前途的唯一出路,所以春夏秋冬母亲有忙不完的活。

小时候的衣服大多是家织布做的,往往缝了补,补了缝,我每天数着指头盘算着新年的到来,过年一来吃得好,二来穿新衣,就不用穿缝补的衣服了。过年之后基本就是春天了,泥土松软,田野里给小麦施肥的人多起来了。脑海里依稀记得男人们扶着、推着,女人们驾着,拉着独腿的铁厥,在麦垄田里穿梭,两个姐姐在铁厥腿里扯出一根绳子,尽着微薄之力拉着向前,我在麦田地头上跟小伙伴们玩耍,嬉戏。

到了夏天也就到了麦收的季节了,母亲往往三四点就起床,带上镰刀、草绳,力争在太阳出来之前割完。先用镰刀把麦子割下来,然后用麦绳绑成一捆一捆的,然后用地排车子拉到提前收拾好的场院里。等到场院满了摊晒几天,统一打场,脱粒,麦垛每天都要放、晒、堆,在垛上盖上雨布,压上砖块。打场的时候必须用拖拉机,当时村里已经有两台,从一家到另一家挨着压,几遍之后麦粒脱落就把麦秆单独堆放起来,等到有风的时候,便开始扬场,场院里各种零碎活,扫、叉、堆,那场面好不热闹。

秋天也似乎有忙不完的农活,母亲收完玉米,种上小麦,秋天才会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田野空旷,天高地大,秋衣无限。

冬天的母亲也不得闲,把搭在墙头上的玉米拿到屋子里,先用锥子穿,再用双手搓,成堆的玉米棒子不知不觉的变成了一堆玉米粒和一堆玉米骨头,我记得玉米骨头当做我家的取暖工具。

就这样一年又一年,祖国旧颜换新颜,我家的生活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由原来手工农活变成了机械化耕作,曾经的那些光阴一去不复返,母亲带领我们三个走过了贫穷,走过了艰辛,走出了乡村,如今的我和大姐都考上了大学,找到了工作,二姐也研究生毕业找到了理想的工作。

儿时的现代化梦想已经过去,希望生活在当今数字化、智能化时代我的孩子将她儿时的时代描绘成绚丽的画卷,也同时祝愿我的祖国越来越繁荣、昌盛。

 

 


友情链接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