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0vip葡亰集团,www.350vip.com

饮水思源

作者:农业银行德州分行 宫玉河

 吃水之“苦”古已有之。

  我们村的坐落地,简直就是一处“苦咸之地”:村东南和村西北,各有一口井,水质都不好,涩涩的,又苦又咸。从我记事起,村人就一直提取这两口井的井水用于人畜饮用、刷锅洗碗……

  乡亲们一直是用水桶、扁担,把水挑回家。每天早晨,打水的人络绎不绝,甚至有时候,提水量过大,地下水渗透不及时,井很快见底儿,残存的水也变成混浊的泥汤子,人们只好耐心等。

  大概十五岁那年,我也加入了挑水大军。

  身体自小羸弱的父亲和身材矮小的母亲,对于挑水吃应该是苦之久矣!对我提出的挑水担当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。随后,爹爹跟着我,到井口现场支招打水的诀窍。

  爹爹告诉我,首先要站稳,这是安全的需要。村里有人因为打水掉到井里过,所以必须双腿微蹲,着力点放在两个大腿上,以便增加左右回旋的余地。其次是打水有技巧。爹爹说,打水可用井绳,水位高时,技术熟练,也可用扁担勾着水桶直接打水。三是开始时,水桶的水不可过满,走路颠簸容易外洒。

  言传之后,开始身教。只见爹爹将扁担挂着水桶伸到水面上,快速地将水桶晃翻,灌满一桶水提拉上来。

  爹爹告诫说,刚开始如果不掌握好技巧,会将水桶掉在井里,落到井底去,这时就得回村找来带钩子的长杆把水桶捞上来。

  当时我的个头还不算高,第一次挑着水,水桶几乎蹭着地面。爹爹帮我把扁担搭在肩膀上,我就开始了挑水的第一次尝试。

  井口到家大约一公里的样子。我在半途休息了一次,终于把水挑回家。一路上,记得我肩膀特别酸疼,走路趔趔趄趄,水桶里的水不住地荡出来,最后只剩下七成左右。

  转眼到了1995年左右,乡亲们对于吃苦咸井水终于忍无可忍,村干部在更远的靠近一条小河道的边沿,重新造了一口井,水质绵软,也甜,尝够了苦咸井水的村人甘之如饴。其实,所谓井水不过是那条河道所引黄河水渗透过来的。由于井口距离村子更远了,挑水之苦仍没解决。

  当时,我已参加工作,周末回家给父母挑水的苦恼一直在我脑子里徘徊,老想找出个省劲儿的办法来。有一年,我到一个乡镇农行营业所帮助工作,那里有个工厂,我发现厂里有腾出原料后摆放的大铁桶,灵机一动,给厂长一说,送了我一个并帮我在桶上开焊了一个喇叭口,用厂里的“130”给送回老家。

  家里有个“小拉车儿”,我把桶刷洗干净,用铁丝把躺倒的大铁桶固定在“小拉车儿”上,之后,每逢打水,我就推着“小拉车儿”载着大铁桶去打,车轮滚滚,不用费力。这样,不但一次能把两个水缸盛满,还有剩余在桶里,我也消除了挑水之累。

  我家吃水的“进步”引起了邻居们的艳羡,他们纷纷前来借用,好在他们在灌满自家的盛水大缸之后,还会把满满一桶水回馈到父母家里来,父母也因为这个大铁桶,省却了缺水之忧。

  毕竟,这种取水的便利还仅仅是几个邻居能够得到,大部分的村民仍是挑水吃。

  进入新世纪,手里有点钱的村人又开始躁动起来。有七八户人家,集资买了电机、压水井头、水管,从水质好的邻村庄稼地里,打了一口提水井,装上电机,再一路埋管到为主的一家,这家在偏房的顶上,放了一个大塑料桶作为储水罐,然后储水罐再通过分支水管连通到集资的各家,各家用一个水龙头开关自用。村里通过这个办法解决吃水之苦的互助组大概三四个。

  2009年左右,忽然传来村里要统一安自来水的消息,不久,一台作业机械沿着村里的几个主路,开挖起了不深的壕沟,自来水终于进入到农家了!

  父母告诉我,自来水是县里统一安的,是自来水公司的水。虽然吃水花点钱,可是省劲儿,干净,水质好,符合健康需要。

  我原来一直认为,自来水是城里人的独享,农村天高地远的,不会有自来水供应吧?看来我错了,吃水“问题”已经不是问题!

  2010年,父母搬离了居住了50多年的老屋,到城里一处新楼上生活。院子里的自来水底座和水龙头,被父母用麦秸、旧布严密地缠绕起来,恐怕寒冬把水管冻裂——虽然,父母一走,这个自来水龙头再也用不着了。

  这些年,我眼看着整个国家的变化尤其农村的变化,大到取消农业税、利农的“新农保”“新农合”等,小到吃穿住行都今非昔比了。就说住,我们村不过四十多户人家,在镇上和县城买楼的就有20多户,还有的村整体上了楼,早年那种“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”不再是梦。

  鲁迅先生曾经说过: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就有拼命硬干的人,就有舍身求法的人,就有为民请命的人……他们是中国的脊梁。

  有道是:人生七十古来稀。我们的伟大祖国七十华诞,正好也是中华民族经历百年屈辱后的“稀有”盛世,让我们向那些为我们创造美好生活的脊梁们致敬! 

 


友情链接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